过激背德杏p

朋友,吃友涉吗?

当金木变成新八3

03.
阿伏兔只觉得,眼前的少年气息突然变了,危险!他的感知是这么说到,但是来不及了,下一秒他就被这个纤弱的少年扔了出去,来不及抵抗,阿伏兔勉强接住了新八……不,金木的一击,这一击应该让他的手骨断裂了吧,然后阿伏兔就被金木扔下了楼。
真是丢人啊,身为春雨第七师团的副团长居然被秒杀,但是,眼前这个少年如果真的动真格的话,大叔他的命就不保了。
劈晕了惊讶的神乐,金木顺手把她藏了起来,然后向着银时的方向飞快地跑去。
赶到的时机正好,金木看着银时被夜王风仙打飞到墙上,十分霸道地以守护的姿态把银时护在了身后。
毕竟他可不是“新八”,而且银时对于身体里面的另一个人很重要。
“咳咳……新八?!快点走开!这里很危险。”银时把嘴里的血咳了出来,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少年,说道。
接着他旁边的墙面就被金木打裂了,还往下掉白粉的那种。
“喂,大叔,我可不是那个【新八】”没有看身后银时的复杂目光,金木以一种冷漠的声调说道,同时把手收了回来,大拇指摁着食指的指节,骨头与骨头之间发出了声音,他抬起头,看着对面一身肌肉毫无美感的老头,说道。
“我现在可是,【蜈蚣】”说完,金木几乎以瞬移的速度到了夜王凤仙的面前,以左脚为重心,腰部用力,便是一记狠狠的飞踢,让夜王后退了好几步!
夜王的左手也抓住了金木的脚,把他往空中扔去,然后右手成爪想要掏出金木的心脏!
金木怎么可能让他得逞,身体一歪,躲过了夜王对于心脏的攻击,代价是左脚骨折,但是对于恢复力强大的独眼喰种来说,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你也是夜兔?”夜王与金木拉开了距离,问到。
金木没有回答,凌空一翻,双足稳稳地落在一边的桌子上,不行,太麻烦了,瞬间,他想到了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接近夜王,使用赫子!
定下了方案后,金木手一推,跳下桌子,然后,重心在前,身体里的RC细胞在蠢蠢欲动,然后冲向夜王,夜王的手刺破了他的皮肤,穿透了他的肚子!以伤还伤,金木动用四条赫子,全部都集中在心脏方向,夜王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因为他的心脏已经被金木穿透了!
同时,银时看着从“新八”身后伸出来的四条鲜红的,看起来十分可怖的赫子,这不是人类可以长出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味道!这个味道!找到你了!金木!”突然,金木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瞳孔瞬间收缩。
丑恶至极的男人站了出来,勾起了金木最不想记起来的回忆。
【1000-7等于多少】
【9……993……】
【993-7等于多少】
【…98…6……】
【986-7等于多少】
【9……】
金木浑身被冰冷和厌恶,恐惧笼罩,耳朵里麻麻的,痒痒的,很痛很痛……好像有一条蜈蚣,在他的大脑里爬来爬去,啃食着他岌岌可危的理智,脚趾和手指不自觉地抽动。
那是被铭记的……镌刻在灵魂上的痛苦。
金木的手捂住了耳朵,银时防备地举起刀,对着壁虎。
“金木,看来你是没有忘记呢。”壁虎看着金木神经质的举动,眼睛隐隐有了血色。
“还记得吗?我把蜈蚣放在了你的耳朵里,蜈蚣爬了进去,我钳断了你的手指,脚趾,知道吗?你流出来的血好多,好多,我还在问你,1000-7等于多少,记得那两个人吗?他们还是一对恋人呢……”怎么……怎么可能会忘记,那两个人,是因为他而死的啊……
瞬间,黑色的头发变白,像是枯叶一样失去了生命力,金木的额头长出了向下弯曲的尖角,不仅如此,他的背后还长出了两条蜈蚣赫子!
壁虎笑着,脸上带着疯狂。
死前可以让金木露出这样的表情!可以让他暴走!可以让他回忆起那段记忆,这感觉太好了!
壁虎打得过金木吗?当然打不过,但是能在死前让金木精神创伤,这对他是莫大的满足。
壁虎癫狂地笑着,然后死在了金木的手下,只不过,金木有点不太好。
“……新八?”坂田银时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少年,迟疑地唤道。
“……”金木没有回应,像是想起了什么,面具迅速褪去,白发恢复成黑发,眼睛早就已经在战斗中掉了,明明只是个清秀的少年,此世站在那里却有一种悲伤的美。
“嗯?不错啊,居然可以打败夜王。”说话的是神乐的哥哥,神威,金木一眼都没看他,反倒是银时警戒地举起了刀。
然后两人说了什么金木也没听,他在和“新八”说话。
【金木,我回去了,你出来吧。】……没有想到呢,会遇到……
金木很理解“新八”的话,他也没想到壁虎会出现在这里。
【……】小黑……你先回来休息,我出去吧。
“好……”金木垂下眸,淡淡地呢喃出声,随之,这具身体的主管权就又重新回到了新八手里。
“……”小黑睡着了吗?这次应该会很久吧。
看着不远处的,壁虎的尸体,新八歪了歪头……走过去,挖出了壁虎的赫包,揣进了口袋里。
他现在很饿,非常饿,饿到想要吃了前面略微有些复杂地看着他的一红毛和一银毛。
他们两个的味道闻起来都是一等一地好,吃起来应该也不会差。
“新八!……笨蛋神威!!!!!!!”被打晕了的神乐不知何时醒来,迅速地喊了过来后,神威眼睛里极快地闪过了极其复杂的神色,有悲伤,有无奈,有怀念,有……生气?
神威下意识地动了动手指,又想起了什么,抑制住了自己的下意识反应,新八没看错的话,那个动作似乎是摸头来着。
……叛逆哥哥心系妹妹但是拉不下脸所以选择了伤害?新八脑内已经脑补了十万字的小说。
然后神威抛下了几句就就走了,在新八看来是神威怕自己控制不住拐了神乐回第七师团。
看来是一个妹控呢,刚才要银桑让神乐好好变强的潜台词很隐晦,毕竟是用极其嚣张不屑的语调配着极其狂妄自大的语言说出来的。
潜台词很明显,就是在神乐变强之前都要好好保护她。
“新八……”新八回过了神,银时和神乐不知何时都已经站到了自己的面前,要进行最终处决了吗?
“银桑……你都听到了吧,刚才壁虎说的,我的经历。”新八打断了银时的话,继续说道,“我是喰种哦,喰种只能吃人肉和咖啡,对于你们来说的美味对我来说比腐烂的鱼内脏还要难以下咽,喰种的味觉,和人类不一样。不过……就和你们吃牛羊一样,我们只是想要活下去,不能够不进食,饿疯了的喰种会丧失理智,就连最亲近的人都会不认得,想法只有填饱肚子,等回过神来,最亲近的人都被自己吃掉了。所以我从来都在吃人肉……我的食物都是在自杀圣地自杀的人,我在吃之前也会好好地对他们表示歉意和谢意,但是,我还是恶心的……”新八垂下眸,说着银时和神乐都不了解的一面。
“我本来也是人类,但是是被无辜卷入了工地钢筋掉落事件,那个死去的喰种的内脏移植给了我,所以我变成了喰种……在我绝望的时候,【古董】咖啡店出现了,我将那里看做我的家,我的归宿……但是它还是毁了,在一个冬天,【古董】被火焰吞噬,店长死掉了,其他人……我最重要的朋友……英也因为我死掉了。”新八淡淡地诉说着他身为金木时发生的事情,他不敢看,如果银时神乐眼中出现了厌恶的情绪,万事屋也会抛弃他的,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吃人肉的怪物。
“……新八,也就是说,这是你经历过的事情?”银时突然发问。“对。”他得到的答案是这个。
“……因为就是说,那个壁虎真的对你……”做出了那样的折磨吗?银时的心情很复杂,新八一直都是乖孩子,存在薄弱,就算是被他和神乐欺负了也不会真正发怒,有时候还会自己打工来帮万事屋还房租,他会在别人伤心的时候安慰他,而其他的人几乎就没有见过他真正伤心的时候。这样的他,这样平凡的他,这样普通的他,这样……温柔的他,为什么还要遭遇这些事情?
老天爷……对温柔的人为什么就要这么残忍……松阳是这样……新八是这样……
“……”新八默认了银时的话。
“新八……”银时抬起手,像是要打他一样,神乐走近了些……要进行最终审判了吗?新八想到。
“我会离开……”“欢迎回家!”新八的话刚说句了一半,就被打断了,惊喜,惊讶,惊异,遍布了他的全身,神乐抱住了他,而银时抱住了他和神乐。
“新吧唧啊,万事屋从来都是三个人,作为老板我可不能让一个可以压榨的劳动力离开。”银时依旧是睁着死鱼目说道,身上的血腥味和淡淡的甜味让新八感到安心。
“新吧唧,你要是赶走的话本女王会先把你抽打一百遍然后再抽打你的本体一百遍最后泡到盐水里的哦!”神乐说道,虽然手上的劲像是要把新八勒断。
“……我……”泪水不知何时留了再来,眼前一片雾,但是我却并不感到害怕。
“……呜……我回来了。”忍住哭泣的声音,勉强扯出了一个微笑,新八说道,然后忍不住把头埋在了银时的怀里,小声啜泣起来。
“真是的,银桑就勉为其难让你靠会好了。”银时虽然说到,眼里的无奈很清晰,还贴心地移了移位置不让新八站到自己身上的血。
新八没兴趣管那么多,他只想大哭一场。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面前的可不是普通人,他们很温柔,像是光,他们是不会抛弃自己的!
万事屋三个人,永远都会在一起的!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