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激背德杏p

朋友,吃友涉吗?

当金木成为了志村新八【注意避雷】

“新吧唧,快点去买草莓牛奶啊,阿银我没有草莓牛奶就像你没有了眼镜一样,所以快点去买啊。”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看着jump的白发青年漫不经心地挖着鼻屎,对着正在晒衣服的少年说道。
“喂!银桑!自己去买啊!我又不是你妈妈!而且我也不是没有眼镜就活不下去!”少年的头上蹦出了一个十字,捏了捏拳头对着他的老板,坂田银时吼道。
“唉,新吧唧,长大了就忘了阿银对你的好,这就是传说中的叛逆期吗?新吧唧,你也到这个年纪了啊。”依旧是目不转睛地看着jump,银时把鼻屎弹开并且吹了吹挖鼻屎的小食指。
“那,新吧唧,你会在晚上的时候做【哔——】梦然后半夜偷偷爬起来洗你的蓝白胖次吗,你会悄悄地买一些【哔——】然后对这里面的人【哔——】最后又【哔——】了吗,你会……”“停!别说了!我去买草莓牛奶啦!”新八脸红到了耳朵根,瞪了一眼银时,而银时依旧懒懒散散,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了什么猥琐的话语,弄得他叹了口气。
从万事屋出发去超市,新八顺便在路上盘算了一下万事屋今晚的晚饭和神乐的醋昆布还有银桑的甜食等等的开销,最后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钱包,根本就不够啊。
真是的,银桑总是这样,工作不认真钱赚的不少却总是因为神乐的食量和银桑每一次的医药费而减少,还总是无偿地帮助别人,自己已经把这么多年来的存的钱都因为万事屋的巨额开销耗光了。
只能勉强支撑这个月了……银桑总是很少接工作,而且还总是搞砸赔下单人的钱。
志村新八今天也依旧有很多烦恼。
但是。
志村新八今天也依旧充实地幸福。
这样就好了,有家人,有伙伴,有工作,虽然有时会弄得让人哭笑不得,但是这样就够了。志村新八想着,然后,他看着面前的“前面施工,禁止通过”这样的牌子,笑容渐渐僵硬。
真是的,又要走小巷子了吗。
新八扶额,心想这次八成又是冲田君谋杀土方先生不成反而弄坏了街道。
【这样很幸福吗?】嗯,很幸福哦,小白你今晚出来看看吧。
【不了,如果被看见就坏了。】不会的,小心一点就好的。
【谢谢了,但是还是不可以。】小白总是这么严肃呢,明明我们是同个人。
【……对啊,我们明明是同一个人啊……】嗯嗯,这么想就没错。
【不过我们也是不同的个体……】这样也没错,不过感觉好矛盾啊。
【你开心就好了……】又要睡觉了吗?小白?
【是啊,时间有点太久了……】那就快去睡觉吧,小白,晚安。
【晚安……】
【金木……】
正在行走的新八突然顿了顿,然后又释然一笑。
“真是的,小白又忘记了啊。”
“现在的我,是【志村新八】啊……”
我是,志村新八。










现在的“新八”有三个人格,设定为新八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死掉,然后黑金【人类金木】带着白金【喰种金木】来到了新八的躯体里,后来原来的新八因为病的原因陷入了沉睡,这些年只出来过几次,而白金【设定为被有马贵将杀死的,然后并没有成为佐佐木绯世而是被黑金带着游荡】因为力量的不稳定无法控制RC细胞,也就是说,如果白金控制身体过久,新八会变为喰种,黑金和白金都不愿让一个孩子背负这种残忍的命运,所以大部分都是黑金在控制身体,白金只会在四下无人之时利用新八的正常味觉品尝人类的食物,不到危机时刻绝不出来,黑金因为有了白金的记忆,虽然没有和白金一样冷漠无情,但是也是没有当初的傻白甜气质,很理智,会察言观色,但是对于战斗技巧嘛,虽然经过了专门的剑术培训但还是只能说弱鸡,基本智力就是黑金>白金>新八,战力就是白金>黑金>新八,【新八无论在哪个拍表都是最弱啊,人家只有五岁的记忆!】
本文ooc严重,注意避雷,注意ooc。
不喜勿入,不喜勿喷。
作者表示,过瘾就好,反正没人看。
【没错就是如此的表脸】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