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激背德杏p

朋友,吃友涉吗?

当金木变成了新八

回到了万事屋,志村新八看着坐在客厅里的银时和神乐,叹了口气,认命地拿了食材去做饭,“醋昆布和草莓牛奶别吃太多啊,不然等会吃不下饭。”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新八依旧说着,一边头也不回地给白萝卜削皮。
“知道了,新吧唧真是婆婆妈妈的,死处男。”唉……真是的,如果在这里的不是我而是小白,相信神乐怕是已经被打到墙上了,可以伤害到有马贵将的小白近身搏斗实力可是堪比神乐呢,再加上赫子,就算是银桑也承受不了吧。
“说起来,新吧唧,楼下老太婆来了一个新的小鬼,那小鬼白天时还想偷我的钱包呢,据说是想要去泡花魁。”我一边听着银桑讲话一边空出一只手推了推眼镜。
眼镜是很重要的,不是什么眼镜就是本体之类的无聊理由,这眼镜可以压制下喰种吃人的本能,就算是黑金,也已经是成为了喰种,而这个是和别人高价订购的眼镜,现在只需要每三个月进一次食就好了,方便了不少。
“那小鬼叫做晴太,貌似是花魁的儿子。”……不好的预感……
新八压下不详的预感,然后第二天,他就看着银时决定帮晴太找妈妈……
唉……为什么又是这样啊,真是的,银桑总是这样,免费地接活什么的。
不过……他不讨厌就是了。
踏入吉原的领地,新八的唯一念头就是恶心。
这里,有故人的味道……
那像快腐烂的死鱼内脏的味道混合着呛人的胭脂香和什么味道,难闻至极。
这幅躯体没什么不好,但是就是因为被喰种占领之后感官和身体素质变好了很多而已。
新八现在只是可以清晰地看见距离他两百米的地方那里扬起的灰尘,和差不多五百米的后厨传来的米饭味道而已。
默默地看着银桑为晴太抢回钱包,然后惊扰到了吉原护卫队“百华”,看着银桑装逼然后悄悄地拔下了背后的苦无,还有百华的金发头领和银桑的互相谦让,顺手帮晴太挡下了几只苦无,这点程度的话他还是可以应对,然后被晴太投以崇拜的目光。
【金木,这是委托吗?】啊,不是哦,小白,这是银桑单方面的帮助而已,而且我现在是新八啦。
【我知道了,他总是这样,金木,我现在觉得休息得很充足,需要我出来吗?】啊,小白睡的时间差不多是一年,现在应该可以有巅峰的一半的力量了吧?毕竟小白你休息得久一点就可以掌控身体并且恢复力量,只不过代价是长达十个月的沉睡,啊还有,我现在是新八。
【嗯,金木,对不起,不过我觉得这次应该更强一点,比如说,打有马贵将时的实力。】……!!!这么强!这次不会沉睡十年吧?!
【……应该有可能吧……】……不到必要时刻不准出来,小白。
等一下……地下有人!
新八和银桑对视了一眼,银桑瞬间就懂了,还没来得及通知月咏小姐,地底的人就迫不及待地破管而出。
!!!!
不行,要忍耐,小白是绝招,不能现在就拿出来……
谨慎地拔出了刀,这是……夜兔,战斗力不输于喰种的夜兔。
左面……右面……前面,然后……就轮到我了!瞬间地回身勉强挡住了那一击,对方的力道大到新八想骂人。
然后又被踢了腹部,吐出一口血,【金木!】等等!小白!没到时候!
这时,由于疑似神乐故人的人,管塌了,我们都掉了下去……
再次醒来时,我就已经被包扎好了,听着银桑和月咏小姐的对话,我……
我闻到了气息……鲜美细嫩的肉……美味的气味弄得重伤的我差点忍不住了。
不,重伤什么的说说而已,我现在已经痊愈了。独眼喰种的恢复力强到惊人。
后来的事太复杂了,我只能简单地说,我现在和神乐对上了神乐哥哥神威的部下,阿伏兔。
看着被阿伏兔踩在脚底的痛苦的神乐,我……想起了英……
因为我的软弱和弱小……
小白……该你了……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只听得见小白的声音。
【放心吧,金木。】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