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激背德杏p

朋友,吃友涉吗?

来自一个杏p的真实想法

作为一个杏p,脑内总是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这个女孩怎么能这么好。
我爱小杏。
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我都不要,只要有一个杏我就能够靠吸杏活下去。
像这样聪明能干,乖巧可爱,又不失震慑力的女孩不多了啊【为杏哐哐撞大墙】
呜哇,她太好了,优点我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我根本克制不住自己,已经想出了黑化学妹×小杏,温柔女教师×小杏,阴郁系青梅×小杏,普通科厉害的学生会长×小杏……等的脑洞了。无奈自己是在是个渣渣!
跪求大佬产粮啊!!!!我想吃我×杏或者各种原创人物×杏想疯了啊!
我甚至已经把魔爪伸向双杏了!!!
我真的是个恶魔!!!【豹哭】

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表妹来我家然后我就有了两把爷爷一把鹤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再也不用去5-4面对咔咔咔啦哈哈哈!!!!!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说一句了……
妈耶这俩人好像啊!

当金木变成新八3

03.
阿伏兔只觉得,眼前的少年气息突然变了,危险!他的感知是这么说到,但是来不及了,下一秒他就被这个纤弱的少年扔了出去,来不及抵抗,阿伏兔勉强接住了新八……不,金木的一击,这一击应该让他的手骨断裂了吧,然后阿伏兔就被金木扔下了楼。
真是丢人啊,身为春雨第七师团的副团长居然被秒杀,但是,眼前这个少年如果真的动真格的话,大叔他的命就不保了。
劈晕了惊讶的神乐,金木顺手把她藏了起来,然后向着银时的方向飞快地跑去。
赶到的时机正好,金木看着银时被夜王风仙打飞到墙上,十分霸道地以守护的姿态把银时护在了身后。
毕竟他可不是“新八”,而且银时对于身体里面的另一个人很重要。
“咳咳……新八?!快点走开!这里很危险。”银时把嘴里的血咳了出来,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少年,说道。
接着他旁边的墙面就被金木打裂了,还往下掉白粉的那种。
“喂,大叔,我可不是那个【新八】”没有看身后银时的复杂目光,金木以一种冷漠的声调说道,同时把手收了回来,大拇指摁着食指的指节,骨头与骨头之间发出了声音,他抬起头,看着对面一身肌肉毫无美感的老头,说道。
“我现在可是,【蜈蚣】”说完,金木几乎以瞬移的速度到了夜王凤仙的面前,以左脚为重心,腰部用力,便是一记狠狠的飞踢,让夜王后退了好几步!
夜王的左手也抓住了金木的脚,把他往空中扔去,然后右手成爪想要掏出金木的心脏!
金木怎么可能让他得逞,身体一歪,躲过了夜王对于心脏的攻击,代价是左脚骨折,但是对于恢复力强大的独眼喰种来说,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你也是夜兔?”夜王与金木拉开了距离,问到。
金木没有回答,凌空一翻,双足稳稳地落在一边的桌子上,不行,太麻烦了,瞬间,他想到了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接近夜王,使用赫子!
定下了方案后,金木手一推,跳下桌子,然后,重心在前,身体里的RC细胞在蠢蠢欲动,然后冲向夜王,夜王的手刺破了他的皮肤,穿透了他的肚子!以伤还伤,金木动用四条赫子,全部都集中在心脏方向,夜王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因为他的心脏已经被金木穿透了!
同时,银时看着从“新八”身后伸出来的四条鲜红的,看起来十分可怖的赫子,这不是人类可以长出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味道!这个味道!找到你了!金木!”突然,金木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瞳孔瞬间收缩。
丑恶至极的男人站了出来,勾起了金木最不想记起来的回忆。
【1000-7等于多少】
【9……993……】
【993-7等于多少】
【…98…6……】
【986-7等于多少】
【9……】
金木浑身被冰冷和厌恶,恐惧笼罩,耳朵里麻麻的,痒痒的,很痛很痛……好像有一条蜈蚣,在他的大脑里爬来爬去,啃食着他岌岌可危的理智,脚趾和手指不自觉地抽动。
那是被铭记的……镌刻在灵魂上的痛苦。
金木的手捂住了耳朵,银时防备地举起刀,对着壁虎。
“金木,看来你是没有忘记呢。”壁虎看着金木神经质的举动,眼睛隐隐有了血色。
“还记得吗?我把蜈蚣放在了你的耳朵里,蜈蚣爬了进去,我钳断了你的手指,脚趾,知道吗?你流出来的血好多,好多,我还在问你,1000-7等于多少,记得那两个人吗?他们还是一对恋人呢……”怎么……怎么可能会忘记,那两个人,是因为他而死的啊……
瞬间,黑色的头发变白,像是枯叶一样失去了生命力,金木的额头长出了向下弯曲的尖角,不仅如此,他的背后还长出了两条蜈蚣赫子!
壁虎笑着,脸上带着疯狂。
死前可以让金木露出这样的表情!可以让他暴走!可以让他回忆起那段记忆,这感觉太好了!
壁虎打得过金木吗?当然打不过,但是能在死前让金木精神创伤,这对他是莫大的满足。
壁虎癫狂地笑着,然后死在了金木的手下,只不过,金木有点不太好。
“……新八?”坂田银时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少年,迟疑地唤道。
“……”金木没有回应,像是想起了什么,面具迅速褪去,白发恢复成黑发,眼睛早就已经在战斗中掉了,明明只是个清秀的少年,此世站在那里却有一种悲伤的美。
“嗯?不错啊,居然可以打败夜王。”说话的是神乐的哥哥,神威,金木一眼都没看他,反倒是银时警戒地举起了刀。
然后两人说了什么金木也没听,他在和“新八”说话。
【金木,我回去了,你出来吧。】……没有想到呢,会遇到……
金木很理解“新八”的话,他也没想到壁虎会出现在这里。
【……】小黑……你先回来休息,我出去吧。
“好……”金木垂下眸,淡淡地呢喃出声,随之,这具身体的主管权就又重新回到了新八手里。
“……”小黑睡着了吗?这次应该会很久吧。
看着不远处的,壁虎的尸体,新八歪了歪头……走过去,挖出了壁虎的赫包,揣进了口袋里。
他现在很饿,非常饿,饿到想要吃了前面略微有些复杂地看着他的一红毛和一银毛。
他们两个的味道闻起来都是一等一地好,吃起来应该也不会差。
“新八!……笨蛋神威!!!!!!!”被打晕了的神乐不知何时醒来,迅速地喊了过来后,神威眼睛里极快地闪过了极其复杂的神色,有悲伤,有无奈,有怀念,有……生气?
神威下意识地动了动手指,又想起了什么,抑制住了自己的下意识反应,新八没看错的话,那个动作似乎是摸头来着。
……叛逆哥哥心系妹妹但是拉不下脸所以选择了伤害?新八脑内已经脑补了十万字的小说。
然后神威抛下了几句就就走了,在新八看来是神威怕自己控制不住拐了神乐回第七师团。
看来是一个妹控呢,刚才要银桑让神乐好好变强的潜台词很隐晦,毕竟是用极其嚣张不屑的语调配着极其狂妄自大的语言说出来的。
潜台词很明显,就是在神乐变强之前都要好好保护她。
“新八……”新八回过了神,银时和神乐不知何时都已经站到了自己的面前,要进行最终处决了吗?
“银桑……你都听到了吧,刚才壁虎说的,我的经历。”新八打断了银时的话,继续说道,“我是喰种哦,喰种只能吃人肉和咖啡,对于你们来说的美味对我来说比腐烂的鱼内脏还要难以下咽,喰种的味觉,和人类不一样。不过……就和你们吃牛羊一样,我们只是想要活下去,不能够不进食,饿疯了的喰种会丧失理智,就连最亲近的人都会不认得,想法只有填饱肚子,等回过神来,最亲近的人都被自己吃掉了。所以我从来都在吃人肉……我的食物都是在自杀圣地自杀的人,我在吃之前也会好好地对他们表示歉意和谢意,但是,我还是恶心的……”新八垂下眸,说着银时和神乐都不了解的一面。
“我本来也是人类,但是是被无辜卷入了工地钢筋掉落事件,那个死去的喰种的内脏移植给了我,所以我变成了喰种……在我绝望的时候,【古董】咖啡店出现了,我将那里看做我的家,我的归宿……但是它还是毁了,在一个冬天,【古董】被火焰吞噬,店长死掉了,其他人……我最重要的朋友……英也因为我死掉了。”新八淡淡地诉说着他身为金木时发生的事情,他不敢看,如果银时神乐眼中出现了厌恶的情绪,万事屋也会抛弃他的,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吃人肉的怪物。
“……新八,也就是说,这是你经历过的事情?”银时突然发问。“对。”他得到的答案是这个。
“……因为就是说,那个壁虎真的对你……”做出了那样的折磨吗?银时的心情很复杂,新八一直都是乖孩子,存在薄弱,就算是被他和神乐欺负了也不会真正发怒,有时候还会自己打工来帮万事屋还房租,他会在别人伤心的时候安慰他,而其他的人几乎就没有见过他真正伤心的时候。这样的他,这样平凡的他,这样普通的他,这样……温柔的他,为什么还要遭遇这些事情?
老天爷……对温柔的人为什么就要这么残忍……松阳是这样……新八是这样……
“……”新八默认了银时的话。
“新八……”银时抬起手,像是要打他一样,神乐走近了些……要进行最终审判了吗?新八想到。
“我会离开……”“欢迎回家!”新八的话刚说句了一半,就被打断了,惊喜,惊讶,惊异,遍布了他的全身,神乐抱住了他,而银时抱住了他和神乐。
“新吧唧啊,万事屋从来都是三个人,作为老板我可不能让一个可以压榨的劳动力离开。”银时依旧是睁着死鱼目说道,身上的血腥味和淡淡的甜味让新八感到安心。
“新吧唧,你要是赶走的话本女王会先把你抽打一百遍然后再抽打你的本体一百遍最后泡到盐水里的哦!”神乐说道,虽然手上的劲像是要把新八勒断。
“……我……”泪水不知何时留了再来,眼前一片雾,但是我却并不感到害怕。
“……呜……我回来了。”忍住哭泣的声音,勉强扯出了一个微笑,新八说道,然后忍不住把头埋在了银时的怀里,小声啜泣起来。
“真是的,银桑就勉为其难让你靠会好了。”银时虽然说到,眼里的无奈很清晰,还贴心地移了移位置不让新八站到自己身上的血。
新八没兴趣管那么多,他只想大哭一场。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面前的可不是普通人,他们很温柔,像是光,他们是不会抛弃自己的!
万事屋三个人,永远都会在一起的!

END.

当金木变成了新八

回到了万事屋,志村新八看着坐在客厅里的银时和神乐,叹了口气,认命地拿了食材去做饭,“醋昆布和草莓牛奶别吃太多啊,不然等会吃不下饭。”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新八依旧说着,一边头也不回地给白萝卜削皮。
“知道了,新吧唧真是婆婆妈妈的,死处男。”唉……真是的,如果在这里的不是我而是小白,相信神乐怕是已经被打到墙上了,可以伤害到有马贵将的小白近身搏斗实力可是堪比神乐呢,再加上赫子,就算是银桑也承受不了吧。
“说起来,新吧唧,楼下老太婆来了一个新的小鬼,那小鬼白天时还想偷我的钱包呢,据说是想要去泡花魁。”我一边听着银桑讲话一边空出一只手推了推眼镜。
眼镜是很重要的,不是什么眼镜就是本体之类的无聊理由,这眼镜可以压制下喰种吃人的本能,就算是黑金,也已经是成为了喰种,而这个是和别人高价订购的眼镜,现在只需要每三个月进一次食就好了,方便了不少。
“那小鬼叫做晴太,貌似是花魁的儿子。”……不好的预感……
新八压下不详的预感,然后第二天,他就看着银时决定帮晴太找妈妈……
唉……为什么又是这样啊,真是的,银桑总是这样,免费地接活什么的。
不过……他不讨厌就是了。
踏入吉原的领地,新八的唯一念头就是恶心。
这里,有故人的味道……
那像快腐烂的死鱼内脏的味道混合着呛人的胭脂香和什么味道,难闻至极。
这幅躯体没什么不好,但是就是因为被喰种占领之后感官和身体素质变好了很多而已。
新八现在只是可以清晰地看见距离他两百米的地方那里扬起的灰尘,和差不多五百米的后厨传来的米饭味道而已。
默默地看着银桑为晴太抢回钱包,然后惊扰到了吉原护卫队“百华”,看着银桑装逼然后悄悄地拔下了背后的苦无,还有百华的金发头领和银桑的互相谦让,顺手帮晴太挡下了几只苦无,这点程度的话他还是可以应对,然后被晴太投以崇拜的目光。
【金木,这是委托吗?】啊,不是哦,小白,这是银桑单方面的帮助而已,而且我现在是新八啦。
【我知道了,他总是这样,金木,我现在觉得休息得很充足,需要我出来吗?】啊,小白睡的时间差不多是一年,现在应该可以有巅峰的一半的力量了吧?毕竟小白你休息得久一点就可以掌控身体并且恢复力量,只不过代价是长达十个月的沉睡,啊还有,我现在是新八。
【嗯,金木,对不起,不过我觉得这次应该更强一点,比如说,打有马贵将时的实力。】……!!!这么强!这次不会沉睡十年吧?!
【……应该有可能吧……】……不到必要时刻不准出来,小白。
等一下……地下有人!
新八和银桑对视了一眼,银桑瞬间就懂了,还没来得及通知月咏小姐,地底的人就迫不及待地破管而出。
!!!!
不行,要忍耐,小白是绝招,不能现在就拿出来……
谨慎地拔出了刀,这是……夜兔,战斗力不输于喰种的夜兔。
左面……右面……前面,然后……就轮到我了!瞬间地回身勉强挡住了那一击,对方的力道大到新八想骂人。
然后又被踢了腹部,吐出一口血,【金木!】等等!小白!没到时候!
这时,由于疑似神乐故人的人,管塌了,我们都掉了下去……
再次醒来时,我就已经被包扎好了,听着银桑和月咏小姐的对话,我……
我闻到了气息……鲜美细嫩的肉……美味的气味弄得重伤的我差点忍不住了。
不,重伤什么的说说而已,我现在已经痊愈了。独眼喰种的恢复力强到惊人。
后来的事太复杂了,我只能简单地说,我现在和神乐对上了神乐哥哥神威的部下,阿伏兔。
看着被阿伏兔踩在脚底的痛苦的神乐,我……想起了英……
因为我的软弱和弱小……
小白……该你了……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只听得见小白的声音。
【放心吧,金木。】

当金木成为了志村新八【注意避雷】

“新吧唧,快点去买草莓牛奶啊,阿银我没有草莓牛奶就像你没有了眼镜一样,所以快点去买啊。”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看着jump的白发青年漫不经心地挖着鼻屎,对着正在晒衣服的少年说道。
“喂!银桑!自己去买啊!我又不是你妈妈!而且我也不是没有眼镜就活不下去!”少年的头上蹦出了一个十字,捏了捏拳头对着他的老板,坂田银时吼道。
“唉,新吧唧,长大了就忘了阿银对你的好,这就是传说中的叛逆期吗?新吧唧,你也到这个年纪了啊。”依旧是目不转睛地看着jump,银时把鼻屎弹开并且吹了吹挖鼻屎的小食指。
“那,新吧唧,你会在晚上的时候做【哔——】梦然后半夜偷偷爬起来洗你的蓝白胖次吗,你会悄悄地买一些【哔——】然后对这里面的人【哔——】最后又【哔——】了吗,你会……”“停!别说了!我去买草莓牛奶啦!”新八脸红到了耳朵根,瞪了一眼银时,而银时依旧懒懒散散,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了什么猥琐的话语,弄得他叹了口气。
从万事屋出发去超市,新八顺便在路上盘算了一下万事屋今晚的晚饭和神乐的醋昆布还有银桑的甜食等等的开销,最后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钱包,根本就不够啊。
真是的,银桑总是这样,工作不认真钱赚的不少却总是因为神乐的食量和银桑每一次的医药费而减少,还总是无偿地帮助别人,自己已经把这么多年来的存的钱都因为万事屋的巨额开销耗光了。
只能勉强支撑这个月了……银桑总是很少接工作,而且还总是搞砸赔下单人的钱。
志村新八今天也依旧有很多烦恼。
但是。
志村新八今天也依旧充实地幸福。
这样就好了,有家人,有伙伴,有工作,虽然有时会弄得让人哭笑不得,但是这样就够了。志村新八想着,然后,他看着面前的“前面施工,禁止通过”这样的牌子,笑容渐渐僵硬。
真是的,又要走小巷子了吗。
新八扶额,心想这次八成又是冲田君谋杀土方先生不成反而弄坏了街道。
【这样很幸福吗?】嗯,很幸福哦,小白你今晚出来看看吧。
【不了,如果被看见就坏了。】不会的,小心一点就好的。
【谢谢了,但是还是不可以。】小白总是这么严肃呢,明明我们是同个人。
【……对啊,我们明明是同一个人啊……】嗯嗯,这么想就没错。
【不过我们也是不同的个体……】这样也没错,不过感觉好矛盾啊。
【你开心就好了……】又要睡觉了吗?小白?
【是啊,时间有点太久了……】那就快去睡觉吧,小白,晚安。
【晚安……】
【金木……】
正在行走的新八突然顿了顿,然后又释然一笑。
“真是的,小白又忘记了啊。”
“现在的我,是【志村新八】啊……”
我是,志村新八。










现在的“新八”有三个人格,设定为新八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死掉,然后黑金【人类金木】带着白金【喰种金木】来到了新八的躯体里,后来原来的新八因为病的原因陷入了沉睡,这些年只出来过几次,而白金【设定为被有马贵将杀死的,然后并没有成为佐佐木绯世而是被黑金带着游荡】因为力量的不稳定无法控制RC细胞,也就是说,如果白金控制身体过久,新八会变为喰种,黑金和白金都不愿让一个孩子背负这种残忍的命运,所以大部分都是黑金在控制身体,白金只会在四下无人之时利用新八的正常味觉品尝人类的食物,不到危机时刻绝不出来,黑金因为有了白金的记忆,虽然没有和白金一样冷漠无情,但是也是没有当初的傻白甜气质,很理智,会察言观色,但是对于战斗技巧嘛,虽然经过了专门的剑术培训但还是只能说弱鸡,基本智力就是黑金>白金>新八,战力就是白金>黑金>新八,【新八无论在哪个拍表都是最弱啊,人家只有五岁的记忆!】
本文ooc严重,注意避雷,注意ooc。
不喜勿入,不喜勿喷。
作者表示,过瘾就好,反正没人看。
【没错就是如此的表脸】